西方文学

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,就是喜欢而不爱,爱也不相见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8
  • 66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简介 2010年,我上初二,这年,小宇告诉我,她妈要离婚了。 小宇是我的发小,从小学就在一起玩。 当时我们不是一个班的,但我却总跟她们班的在一起。 后来,我们班男生见了我就说我吃里

我们班男生都睡过我,就是喜欢而不爱,爱也不相见

2010年,我上初二,这年,小宇告诉我,她妈要离婚了。

小宇是我的发小,从小学就在一起玩。

当时我们不是一个班的,但我却总跟她们班的在一起。

后来,我们班男生见了我就说我吃里扒外。 我们性格都如出一辙的冷漠,只是她更加古怪。 她喜欢日本,喜欢日漫,经常跟我讨论日本啊,南京啊诸如此类,她会红着脸说,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生,你猜是谁?我不知道,她就眨着眼笑着说:高天。

我到现在还能想起她脸上幸福的神色,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样子。

有一天,她说,她妈要离婚了。 她们家是重组家庭,她妈带着她,继父带着一个哥哥。

在我印象中,继父对我们都很好,可是那天,她失望的对我说,你觉得,一个男人用锅打女人,他怎么样呢?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我知道她说的是谁,我也不能想象一个男人拿锅打一个女人的样子。 她开始疏远我,我走向她,她就走开。

有一天晚上,她问我:你讨不讨厌一个人对你忽冷忽热?我说:不讨厌。

她惊讶:为什么?你居然不讨厌。

我想了想说:如果一个人对你忽冷忽热的,那他一定有藏在心里的事,想倾诉的人。 后来,我们不在一个高中,辗转知道了她去了咸阳师范学院。

大学第一年寒假,我回到老家,见了很多同学,他们告诉我,小宇读了和她妈一样的专业,可能以后要接班。

现在扎起了刘海,画了淡妆,都不太认识了。 我笑而不语。 她还是选择了最稳定的生活。

有一份安稳的工作,嫁一个生活稳定的人。

有一天,我在药店看见了她。

她在摆放药品,身上的棱角仿佛已经被磨掉。

眉宇间透着一整天的疲倦。 我还记着她曾给我说,以后上大学了,第二外语一定要学日语,然后去日本看看,看看工藤新一和小兰的爱情。 如今都被埋在了生活里。

原来人生真的有转折点,可以让我们变成最平凡的样子。 默默的付完款离开,我好像又看见了2010年的小宇,她说她可能喜欢上了一个男生,眉眼中皆是笑意。

好久不联系。

实习回来到北京同学这里觅个工作。

我在她那等通知,在寝室窝了一天。 刚准备出去吃点东西。 来电,辽宁锦州。

不熟悉,也不会有什么朋友联系,是谁嘞。

您好…知道我是谁不猜到好像是他,不确定。

哈哈,不知道你知道的,谁最爱开玩笑。 刘?是呗。 就喜欢你的声音,听着特别甜过了若干小时,凌晨时分。 陪我聊聊天呗,听着你声音我想撸…陈,我跟你说个事情,你别生气。 你说我跟你同学睡过他的奇葩我领略过,并且我不想做一个普通女生,为了男人,为了一个不喜欢我的人生气。

我做好最坏打算去听他说的秘密。 所以我告诉他,睡了就睡了,这是你的自由我不知道他的用意到底是什么,我想也就是想让我生气来证明一下我还喜欢他,可我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肤浅。 后来,他问我陈,你还喜欢我吗说实话,我喜欢,一直喜欢。 我只喜欢说实话。

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我的感受。 但你给我痛,我会以另一种方式还给你,就是喜欢而不爱,爱也不相见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