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文学

写在中纪委发布的“月报“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9
  • 188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简介 今天,终于把眼睛内积郁的泪水释放出来了。 一把求索埋葬在时间之光的大门钥匙,也在最阴冷处散发出金灿灿的希望之光,象双脚踩在大海海岸沙滩上的脚印,静候着海涛的水声拍岸。 是呀

写在中纪委发布的“月报“

  今天,终于把眼睛内积郁的泪水释放出来了。 一把求索埋葬在时间之光的大门钥匙,也在最阴冷处散发出金灿灿的希望之光,象双脚踩在大海海岸沙滩上的脚印,静候着海涛的水声拍岸。   是呀,是呀。

  今日的各家网站,发布了一条释放能量的信号。

中纪委发布了十九大之后首次月报,这是大海的暖流的季风,吹向阴暗腐烂的冲锋号,我怎能不从阴雾里的黑团,黑团里黑道势力抹去的关于路的哲学信仰,而奋力冲出呢。   也就是这几分钟的阅读时间。 我的眼泪一直流,象清泉终于寻到一条明澈的河。 我只有一根竹子,飘流在黑势吐着毒气的风势,生长在万条淋血的荆棘丛中。 我有一腔的中空,囚禁着清气的叶泪,  让他去写诗,诗尸终归不存。

  一句熟悉在多日的恐吓声音里,狠狠地扔向我的阅读与写作时间。

  我劝告过自己。

松、竹、梅、荷,那些都在画中,只是抽取了关于人的人性与万物灵魂的事物,画了一个镜子里的影子。

我是人,是人间的人,不是一个画中的人,只能啃着岁月粗糠的日子,种几株金黄金黄的菊,也算是对活着的与黑暗杀死的,一种方式的悼念吧。   这矿区的路,本来也没有几条。   谁让我为了国家的教育来到这里呢?黑道、黑势,已不满足石油的金了,现在伸足到学校来,挖取能装饰他们的文字的晕环,我能有什么路可走呢?  我再也不能自劝自解了。   十九大的宏图,应该也笔画了这里的美好生活吧。

大海的暖流的季风,也能吹到这里么?我更加从眼泪里汲取了信仰。   一个死人,让他去告。   让他的字,也消失去。   狂笑,一陈陈狂笑,夹杂着旺盛的势力,从楼梯上翻涌压下来。 我亦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声音,它们应属于我的造诗写文的句子,句子里,也有我的笑声,那是蔑视的笑。   其实,事情真比字句的遭遇还更加糟糕。 一把把灰尘,迷的不是天空,而是活着的人的眼睛,他们从句子里解释来阐述去,字句自有了是是非非。

  活在这矿区里,我总得走路吧。 怎么能去怪自己走的路呢?  是呀,是呀。   接连夜间入室,这些黑道的专业技术,摧毁掉的法律秩序比制造的眼泪更多,也更深刻。

无势无钱的写字人,也应该享受新时代秩序的神圣吧。

  写到这里,我听到了那把生锈的钥匙,在海水的打磨中,回忆起了锁的心,不屈不折的求索,那里一定有一座事物的屋子。

  人类,就是学会了求索,勇气战胜了贫瘠愚昧的暴力的摧折,才有了认知的锁与钥匙。 黑暗,才不会那么持久。 黑道,黑势,黑组织,你们算是哪个魔界殿宇?……….我是人,是幕光明的人,是种花圃的人,从来不走跪伏黑色的灵魂。

文章标题:写在中纪委发布的“月报“文章地址:http:///sanwen/sanwensuibi/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