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文学

第1010章 恐怖的极致压缩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7-09
  • 142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简介 “什么?!剑意的极限压缩,出现在一个天境中期的年轻强者身上?”莫老一对白眉狂抖,掩饰不住震撼之色,他身为武圣强者,自是听过剑意的极限压缩,但是,也仅是听说过而已,天藤宗并没有类似的修炼心法。

第1010章 恐怖的极致压缩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“什么?!剑意的极限压缩,出现在一个天境中期的年轻强者身上?”莫老一对白眉狂抖,掩饰不住震撼之色,他身为武圣强者,自是听过剑意的极限压缩,但是,也仅是听说过而已,天藤宗并没有类似的修炼心法。

Δ『事实上,剑意、刀芒、拳罡等力量,修炼到一个极深的境界,修为无法再提升时,就会进行力量的压缩,使之力量进一步提升。 这种方法的原理很简单,就如同锻打铁块一样,经过不断的压缩,使铁的质量不断提升,世间的锻打之法层出不穷,比如百锻、千锻之法等等……不过,这种方法的原理固然简单,但真正能够进行,却远比想象的困难百倍。

先,必须凝成类似剑罡的剑意,而后,将这种力量参悟至极为精深的层次,掌控由心之后,才能进行压缩。 因为类似剑意、拳罡之类的力量,其本质皆是无比狂暴,想在体内进行压缩,这种方式是一种双刃剑,轻则武基受损,重则暴体而亡。

这种力量压缩的方式,是武至圣境之后,才能够进行,在这一阶段,武者的修为进境会非常缓慢,甚至停滞不前。 就会转而用其他方法,来提升自身的战力,剑意压缩之法,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。

不过,关于极限压缩之法,却是不传之秘,当世罕见,纵观北域数个霸主级势,也没有几个势力拥有。

其实,就算是拥有,也会秘而不宣,因为这种心法太珍贵,虽是天级上阶的心法,但是,其真正的价值,却是在天级之上。

并且,这种极限压缩之法,不仅世所罕见,能够练成者更是罕有。 在莫老相当悠长的生命中,就没听说过,谁修炼了这种极限压缩之法。 至于真焰、剑意的双重极限压缩,莫老则是听都没听说过,现在却在赤疯贤身上出现。

他实是难以想象,这个妖族的年轻强者是如何做到的,在如此年龄,就将真焰、剑意双重压缩到极限。 这一点,才是赤疯贤如此桀骜的资本,也确实值得狂傲,因为纵观两大域,恐怕没有一个年轻武者能够做到这一点,哪怕是一种力量的极限压缩,也是无人能够做到。 “秦墨,这少年要输了吗?”莫老喃喃自语。 嗡!擂台上,秦墨佩剑一振,一股恐怖剑气滋生,贯入剑身中,整柄剑近乎扭曲起来,产生一片朦胧的剑光。

这是【大道九剑】的【雷霆之剑】,与【万谛斩龙诀】相互融合,达到两式合一的程度。 下一刻,秦墨身躯一动,如轻烟一样消失,所立之处扬起一缕烟尘,虚空中划出一片璀璨剑光。

而这时,赤疯贤也是狂笑着,挥动巨剑斩出,单是火焰巨剑的压力,就将地面压出一道十丈宽、十丈深的沟壑。 砰!雷霆剑光与火焰剑气碰撞,如同水滴入滚烫的油锅,立时出一声轰鸣巨响,紧跟着,则是疾风骤雨般的爆炸声,虚空如碎裂的海浪,呈现无数透明的细小浪花。 这个时刻,火焰巨剑和【狂月地阙剑】碰撞在一起,这情景比之前更加鲜明,如同一座巨山压着一只蚂蚁,只要轻轻一碾,就能将之碾成粉碎。

“居然能接住我这一剑!?”赤红王座上,赤疯贤次露出震惊之色,他对于自身挥出的这一剑,有着深刻的认知。 这一剑斩出,就算是杀破海催动那对伪圣器拳套,挥出最强的力量,也是无法正面硬接。

这是压缩到极致的真焰,剑气的双重攻势,确切的说,还有赤疯贤自身可怕的肉身之力,是一种三重的压迫。

换成是其他逆命境巅峰的强者,别说是硬接这一记,单是三重攻势的气势,就足以压垮对手。 可是,这少年却是接住了,稳稳的防御住,丝毫不退,并且,毫无损。 “这是有趣的对手啊……”赤疯贤眼眸中跳动火焰,出现无比兴奋狂野之色。 嗡!突然间,一道剑吟响起,秦墨手中佩剑颤动,出清越如龙吟之音。 “赤疯贤,你也很有趣,自我修为有成以来,我一直在想,是否能找到一个剑客作为对手,痛快一战,将剑道催动至极致。

”秦墨眼帘缓缓抬起,眸光中有着玄奥的光纹在流转,“现在,我终于可以不用顾忌,肆意一战了。 ”“哦……,你的意思是说,你也未用全力吗?”赤疯贤咧嘴大笑,而后笑声顿止,被秦墨的变化打断。 轰!对面,秦墨身上爆极为锋锐的剑气,这种力量无比纯粹,锋芒毕露,如巨剑擎天,一往无前。 这一刻,秦墨整个人似乎成了一口剑,他浑身上下跳动剑芒,化为一层铠甲,附着在自己身上。

剑芒护壁!?这一幕,使得无数强者眼珠子差点凸出来,相比丘漠山的拳罡护壁,想要凝成剑芒护壁无疑要困难数倍。

因为剑意太过锋利,在凝聚的过程中,稍有不慎,就可能走火入魔,剑气暴体。 若是在场诸多观战者知道,秦墨此刻的剑芒护壁,是受到丘漠山的启,才临时凝聚而成,不知在场观众做何感想。

嗡嗡嗡嗡……【狂月地阙剑】狂鸣,秦墨随后迈步,只是简简单单一个跨步,就越过百丈的距离,一下子来到赤红王座前,他整个身躯都在喷薄剑光,而后一剑斩出。 这一剑,如雷霆般炽烈,又有着风的极,并蕴含【万谛斩龙诀】的力量增幅。 三式合一!“嗯?如此完美的三式合一!”赤疯贤一惊,却是右臂一动,火焰巨剑竟是无比轻灵,后而先至,挡在了赤红王座前,与秦墨这一剑再次碰撞。 轰隆!一个千丈范围的冲击区域出现,无数细碎剑气狂舞,使得这片区域彻底成了毁灭地带。

这样的冲击,本该是出现震天般的巨响,但是,却是没有一丝声音传出。 确切的说,观战的无数强者在那一瞬间,感受到一种危险,纷纷封闭听觉,避免听到两种可怕剑式的碰撞。

擂台上的交战双方,毫无疑问是当今两大域的绝世剑客,其剑式中蕴含的剑意极其可怕,若是听到爆碎的剑音,境界稍低的武者很可能会身受重伤。

此时,擂台上,那个冲击区域中的光辉不断炽盛,将赤疯贤、秦墨的身躯都包裹进去,谁也看不清里面的战斗情况。 不过,这样恐怖的情景,令许多强者色变,担心正在交锋的双方进过这样的碰撞,会不会身受重伤。

吼!擂台上,一条火焰焱龙从那里冲出,其中包裹着一个赤红王座,赤疯贤端坐其上,手持火焰巨剑,竟是丝毫无损。 撕拉!数道剑光跟着冲起,每一道都长达千丈,在虚空中交错,形成一道道交叉的剑痕,狂暴剑意倾泄而出,肆虐一方天地。

剑气纵横中,一道身影跟着出现,从冲击区域中窜出,赫然是秦墨,他通体覆盖【剑芒护壁】,也是毫无伤。

这个时候,擂台上的那个冲击区域则是暴开,如怒海惊涛般的冲击波彻底扩散,一瞬间就摧毁了这座巨大擂台,而在那片区域的中心,火焰剑气与锋锐剑芒依然在交缠,久久不散。 “这擂台根本形同虚设,算了,不要了,就以内城上空为战场,相信这两个小子都不会有意见。 ”源刀尊皱眉,挥袖斩出一道刀气,却是无声无息,将这片虚空扫荡一空,恢复了原样。 事实上,不仅是整座擂台,内城中的建筑也遭到波及,一**冲击余波蔓延,将内城中一些建筑的顶部直接消融,也不知是何种力量造成的。 “这……,这是凝练压缩到极致的力量,与无比锋锐的剑气碰撞的破坏力,连祖脉地气也无法彻底化解,这些建筑所以才消融了……”内城中,丘漠山张大嘴巴,嘴角一个劲的抽搐,实是被这样的对决吓到了。

之前,他们还劝说秦墨,如果见机不对,就立刻认输退出。 却是想不到,事实的战况截然不同,秦墨丝毫没有处于下风,反而与赤疯贤斗得难分难解。

这时,半空中响起秦墨的声音:“赤疯贤,你一再压抑自身的力量战斗,实在没什么意思,释放力量全力一战吧。

那座椅应该封印了你的真正力量吧……”话音传出,无论内城,还是外城,无数观战者呆若木鸡,那赤红王座是一种封印之器?禁锢了火妖的真正力量?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