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文学

这个王妃有点冷南宫流域,冷心

  • 作者:本站
  • 时间:2019-05-15
  • 45人已阅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简介 主角南宫流域,冷心小说是《这个王妃有点冷》,此书是由网络大神深浅浅创作的言情类小说,故事剧情跌宕起伏、精彩绝伦,这个王妃有点冷文章讲述了:温热刺眼的大片鲜血缓缓不停溢出,与地面乳白色的大理石形

主角南宫流域,冷心小说是《这个王妃有点冷》,此书是由网络大神深浅浅创作的言情类小说,故事剧情跌宕起伏、精彩绝伦,这个王妃有点冷文章讲述了:温热刺眼的大片鲜血缓缓不停溢出,与地面乳白色的大理石形成鲜明对比。

倒在血泊之中的少女苍白的嘴角勾出若有若无的嘲讽,白色的连衣裙上,胸口绽放朵朵红艳,漆黑如墨的瞳孔逐渐变得暗淡无光...已经是苍穹之末了...不是么…精彩章节“死路?”北皇弑绝站在冷心的身后,低沉独特的嗓音疑惑的响起,琥珀般的眸子闪过暗沉。

冷心秀眉一挑,淡淡道,“我看未必。

”“哦?怎么说?”北皇弑绝垂下眼睑,在面具的覆盖下,越发看不清神情。

其实他也知道这并非是条死路,只是在考验南宫心心到底有没有活下去的价值!冷心淡淡的看着垂下眼睑的面具男,她敢保证,这货绝对知道这唯一一条路是并不是死路!“看见那块没有?”冷心指了指左面墙壁上的一处。

光滑无比,没有丝毫异样。 但若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那处如手掌大的一块墙壁异样干净!北皇弑绝一怔,想不到这女人如此细腻!连自己都未曾发觉到!发现这条不是死路的,并不是他有多细心,而是他是用他的力量波动感受到对面的空荡,从而做出的判断。 “轰了?还是?”冷心侧目问道身后的面具男,干蛮力还是男人做的好。 “轰了。

”简单两个字,说完便没了半点反应。

冷心退后正等着面具男发挥力量轰了这堵墙,等了半天,北皇弑绝硬是半点反应硬没!冷心见此,淡定不起来了!“我说,你该不会是等着我轰吧?!”“恩?有何不可?”北皇弑绝看着冷心,面具下琥珀的眸子闪过戏谑。

他倒是觉得,生气的南宫心心更可爱!冷心怒气横生,硬是想要将眼前的男子撕碎的想法强行压了下了。 走到北皇弑绝的面前,伸伸纤细嫩白的手臂在北皇弑绝眼皮底下晃了晃,示意,我这细胳膊细腿的,能轰得了这堵墙?你眼神有问题?北皇弑绝看着冷心的动作有些想发笑,虽然才真正认识不到半天,却感觉似乎已经非常熟悉了那般。 只是对方做出反应,他便就应经很了解了意思。

“退后。

”淡淡的两个字,却表明了这墙由他来毁灭。 冷心毫不客气的站在了北皇弑绝的身后,久久不语。 只是漆黑如墨的眼睛更加深邃。

不是他们不选择省力气的去找明眼看得见得机关,只是他们都觉得这机关一旦开启的方式不对,他们很可能陷入逆境!试问,在一路上来都是用夜明珠当的路灯,这机关怎么可能会简单?而且,她也很想看看,这面具男究竟是有多强大!北皇弑绝黑色的身影周边淡淡浮出以肉眼可见颜色越来越深的殷红!冷心瞳孔一缩,那种慑人威震的力量直袭她心底!狠狠的咬了咬牙,她敢肯定,眼前的男子用的绝对不是破天之境的力量!至少,破天之境的高手是绝对不会带给她这样的感觉!冷心清晰的看见,带着殷红力量的拳头轻轻一碰,那厚壮的墙壁便如鸡蛋壳般轻易破碎!与此同时,两人站的地方赫然又出现一个大洞,冷心反射性的紧紧抓住了北皇弑绝的手臂,只是她忽略了其实北皇弑绝同时也在掉下去尼玛!能不在建坑么?在微弱的灯光下,两具黑白交织的身体沉寂得显得异样和谐唯美。

金色的发丝与墨黑的发丝缠绕一起,那一刻,是唯美开端,亦是缠绵解不开的缘……“我说女人,你抱够了没!”北皇弑绝恼怒的对着身上的女人吼着。 右手拎起趴在他身上的冷心后背,毫不伶惜的给甩了出去。

起身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黑色外衣,拍了拍被冷心压过的地方。

心中有着浓浓化不开的阴霾!那一年,他才六岁,那些女人!想到如此,北皇弑绝的双手握得紧紧的,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。

“女人?”看着被甩出的冷心半天没动静,北皇苍心中闪过一霎那的不自然,快得连自己都没发现。 大步走向冷心,连自己都没发现步伐比平时快上了几分。 “死了没?”北皇弑绝用黑色的靴子踢了踢背对着他的冷心,依旧半点反应也没。 迅速的搬过冷心背对着他的身子,暗沉的琥珀眸子染上了不正常的黑色。 冷心原本就白皙的脸上更加苍白如纸,迷人的黑色瞳孔也被眼睑紧紧覆盖。 秀美的眉毛紧皱,贝齿紧咬下唇,好似进入了什么可怕的梦魇般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。

“女人,你怎么样了?!”北皇弑绝望着痛苦久久不肯醒来的冷心微微发呆,最终起身往掉下来的地方看去。 一片漆黑,似乎不曾有过掉进来的入口。 带着殷红力量对着上方狠狠一击,上空突然破了一大块,却又迅速的复合!诡异却又在这世界显得非一般的正常。

”女人,希望你能活下去。

“说完,不顾心中那丝异样,提步往前方走去。

他没忘记来南宫府的目的,更不可能仅是因为对南宫心心的好奇耽误了自己的事!只是心中那抹细微的慌乱,说忽略也可以忽略,却又感觉胸口缺了一块什么。 漆黑空荡的一片空间里只剩下卷缩在地的冷心,在她旁边不远处的一处火苗忽暗忽明,忽大忽小,摇拽不定。

若是对这世界有一定了解的话,定会发现这是一种‘心苗’,能够让人的心智进入到自己最不愿想起的回忆中!吞噬掉在‘心苗’影响中绝望的人,因为往往在绝望中的人,灵魂是最容易被无情收割的!冷心看着自己小时的一幕幕,自己犹如被刀狠狠的划破,大片鲜血的流淌着。

那一天,正是她八岁的生日,金色卷发,清如蓝天般清澈的蓝眸。

纯真的笑靥,正欢快的牵着弟弟的手,高兴的喊着自己的父母。

也正是那一天!漆黑的夜晚,父母突然潜进自己的房间,白色的布袋牢牢的封住语醒的她,白色的绳子无情的绑着自己,那一刻她流下了眼泪,很想问他们,为什么直到她在次被父母带到神社,对着深深的坑里狠狠的扔了下去!那一村子的人几乎都在用土将她掩盖,那一刻恨意无限的猛涨!清澈的蓝眸在那一刻染上了浓浓无尽的黑,满身是血的从土堆里面爬了出来!那一晚,她用异火焚烧了整个村落!连带自己的父母。 除了小了自己两岁的弟弟。

Top